Jessica殇陌

这里殇陌。
微博@SaintMaur殇陌

文笔不好但是会按照自己思想写写段子!

多谢你的关注w
全职LL柯哀一生推

【喻王喻】恍若隔世 王败喻心(1)

每一章都是以一个人为叙述者的角度在写,可能有点乱x希望能看懂。
´_>`啊,可能是个小短篇吧?
先把囤好的字丢上来……
手快一点的话这两天就能弄完了

梗——来源于和专喻的日常
所以剧情莫名其妙严重,需要慎入!

估计是有ooc的
开始有部分张新杰介入,不喜就退出。

翻滚着,占tag

Chapter 1

已经入冬了,天气骤得冷了起来。
放下笔,舒展了一下有些冻僵的右手。
最后签下名字,落笔,折信,封口……

这年头写信的人很少了,最终选择了这种方式,大概是喜欢纸质的感觉?

算了……王杰希,别骗自己了
写信,只不过是想让这些要说的话,可以慢些被看到。等信到了他手里,自己最好已经忘了这些,或者已经释怀。等接到他的电话,自己可以坦然应对他所问的每一句话。

想虽这么想,最后还是叫了英杰明天去蓝雨的时候顺路带去就好,不必麻烦了…都是要面对的。

这两天的事儿有些多,王杰希第一次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第一次感到想要抓住的东西没有抓住,第一次感到恍若隔世,第一次冒出了有些话不如不说、有些人不如不接触、有些事不如不曾经历的想法……

那人有问过他,什么时候抽空来趟蓝雨?
不去了,除了必要的比赛,以后都不想再去了。
以后怕是只能赛场上见了。

Chapter 2

莫名其妙?
黄少天觉得自己最近的情商是不是有点低?事情发展的怎么这个样子……自己也是完全搞不懂。
拨弄了一下手上的快递,落款喻文州,嗯就是它了。于是立马掏出手机开始找王杰希电话拨了过去,
“喂——王杰希吗?!”
“嗯,是我。”
“那个那个!快递?我收到了。”
“谢谢。”
“不给队长吗?我看你写的喻文州收啊!干嘛让我先拦下来…”自己天天蹲在蓝雨楼下门卫问有没有包裹,黄少天发誓这种事,再也不会干了,你妹啊简直丢人。

“寄错了东西,等补的那一个到了给吧。”
“我靠,真受不了……你们现在,什么情况?还有张新杰他怎么出来的?!”喻文州和张新杰出柜了,张新杰在联盟群里说的,炸了一票的人,黄少天郁闷好几天,队长前两天还老偷偷跑微草呢,结果和张新杰出柜,都什么玩意儿?自己原来还准备说赌队长和王杰希有鬼,还好没说,不然打脸。
为什么和张新杰在一起了,但这话不能问队长,想想也要从王杰希这儿问出来。

“没什么情况。之前?我和喻文州没有说过在一起吧。”
“你妹啊,我看你们俩天天联系,说这个说那个,队长还圣诞节前夜请假跑去B市,回来的时候带了玫瑰花我看到了!我靠你说你们俩没在一起?骗谁呢!”
“没有。”
“那张新杰呢!靠靠靠,队长怎么和张新杰在一起了…”
“我不知道。先这样吧,快递的事谢谢了,我还有事忙。”

烦人,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又都想知道,结果有没人愿意告诉自己……

看了看快递盒子这么小,随手摇了摇里面卡拉卡拉的响,不是什么易碎的吧?黄少天想着随手把东西丢到了写字桌旁。

Chapter 3

为什么喻文州和张新杰在一起了?王杰希怎么知道。之前?之前自己和喻文州算什么……
真是可惜,自己和他什么都不是,如果一定要说点什么……那就是有个关系上的约定,搭个伙而已,不料自己却动了真情…听起来真嘲讽。

头疼……王杰希觉得现在状态已经糟糕到一种程度了。目前为止,自己有过三次难以控制内心的感情,有过三次失眠。

第一次是因为说要做职业选手被家里人阻止,一贯听话冷静的自己,推伤了母亲然后跑到微草大楼下面失声痛哭,被带回去的时候几夜睡不着。
第二次是因为自己刚入联盟以不可复制的强势表现自立一道新秀墙,撞得各大战队头破血流,但是往后看着全队很难跟上自己魔术师打法,微草战绩愈渐愈差,不得不决定放弃自己风格的时候失眠了好几天。
第三次……
因为喻文州。

蓝雨的队长,表面温雅内心却带着毒。而自己,很不幸的中毒不浅——

Chapter4

毕竟是被誉为剑与诅咒的搭档,黄少天有事瞒着自己,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不过,背着自己藏了个快递是喻文州没想到的。
“少天,我的快递怎么不拿给我?”
“我靠,文州你进我房间不提前和我说的吗?敲门啊敲门!!!你这样没礼貌啊没礼貌,不知道要给我点隐私的吗!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这样了吧?”看着黄少天的这个态度,喻文州实在有些意外。“所以,这个是?”
“……”
有点蹊跷,这么多年了黄少天只有在心虚或者比赛失利责任在自己身上才会沉默,现在当然不会因为后者。喻文州开始有点好奇这个快递盒子里有什么了,给自己的东西?喻文州三个字写得倒是很好看——有点眼熟,可惜一时想不起是谁,“那,这个我先拿走了?少天快点收拾一下,一会和微草的友谊会要开始了。”

Chapter5

看到喻文州推门走了进来,被刘小别提醒了一下,高英杰从文件夹里拿出了之前队长给的东西递过去,“喻队好,这是我们队长给你的。”

喻文州没立马打开信,前后看了一下信封,没有什么落款,干干净净的,应该是写好直接装起来的。“嗯,王队没有来吗?”

“队长不是很舒服。说是后辈的交流赛,就不来了。”

“不舒服?怎么了?”

“……”
不知道从何回答,队长这两天不在状态,全队有目共睹,但大家谁也没问。自己一直负责着最近的训练安排,每天晚上会去做一天的汇报工作,有点帮队长肩负微草的感觉。
但记得那天晚上去的早,队长还没回来,桌子上的笔记本摊开,密密麻麻写上了很多乱糟糟的东西,自己没敢看。
但是一个被涂了很多下的喻文州三个字,格外引人注目,就算不想看也还是注意到了。
队长和喻队……
“……没什么,B市最近雾霾大,队长有点过敏,劳喻队担心了。”

Chapter6

新生代的交流赛,三个小时不到就结束了。安排了卢瀚文和徐景熙带着微草一出去吃晚饭了。
回到办公室,喻文州望着信封失了半天神,有预感,这封信——不会有什么好消息。

“展信佳,
首先向蓝雨全体表示抱歉,这次友谊交流赛没有能够到场,如果微草队员有什么做事不妥的地方,还请喻队多担待。”
“其次向喻队个人表示祝贺,霸图张副队的严谨作风和喻队很相配。六芒星牢永囚他心,令其如石而不转,希望两位能够携手到老。”
“最后,于我个人。前些日子答应喻队的事,可能帮不上忙了,2号我有些私事,抱歉失信了。”
“如果可以,麻烦以后喻队没什么要紧的事,就不要联系我。蓝雨队长的任何计划我王杰希都不再想插手。”
“最后——之前喻队提的事,忘了吧。”
“祝安”
“王杰希”

看完信没有时间感慨,算是意料之内?自己和张新杰的事多少有些意外,现在回头解释倒是有点晚了。
喻文州啊喻文州你最近都在干些什么……

看着最后王杰希三个字,拿出快递盒子,字迹一样,怪不得觉得眼熟。

拆开包装里面只有个小盒子,盒子的颜色是和索克萨尔眼睛一样的暗蓝色。

是个——装戒指的礼盒。
打开之后,戒指上的六芒星有点刺眼。

Chapter7

“✡”
看着手机屏幕亮起的备注,是喻文州的电话。
这个电话来的速度倒是比预想的还要快一些。
王杰希任电话响了半分钟,等对面大概快挂的时候,接了起来。

“喂。”
“杰希在忙?”
“……没有……喻队有事吗?”还是那个称呼,现在听起来倒是有些刺耳,“今天的交流会没去实在很抱歉……”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
“什么?”王杰希预先想了各种喻文州可能有的反应,现在看来,自己还是不懂他,“如果说是没有去交流赛的事,写信和打电话也没有什么差别?直接联系的话……”

“我是说戒指。”
到底,黄少天还是不靠谱。王杰希知道喻文州肯定是拿到快递了,“嗯……戒指怎么了?”
“应该是对戒,可我收到的少了一个?既然是给我的东西,另一半不打算给我吗?”

“出了点小差错,另一半还在反修。”
哪里是什么小差错,自作多情做了六芒星和星辰的对戒,王杰希知道自己对喻文州的心境已经变了,本来想带着东西,直接求婚问一问人,毕竟对自己还是有点把握的,不料其实一直都想多了。那就把星辰的戒指留下来,重新画了十字架的设计图,做完了送过去也算自己的祝贺吧。

“听英杰说,你最近身体不适?”
“有些,所以今天就没去了。”
“那之前说的事放些日子吧,我改个时间?”
“以后都不太方便——”
“为什么?”
“我说喻文州,你是谁?我现在可没有什么理由再宠着你了。”话有点重了,但是王杰希是真的不想再和这位蓝雨队长有什么联系。
“为什么……”
“难道我要做着张新杰应该做的事?”而没有他的身份,话没说出口,但是意思大概是到了,“喻队忘了自己已经不是单身了?另外,我有新搭了。”
“那是我缠着王队了,不好意思。”

电话挂了。

Chapter8

不太理智?听到王杰希说张新杰的时候,喻文州脑子嗡了一下,王杰希再说他有新搭的时候,喻文州觉得,够了差不多就到此为止吧,回完以后就挂了。

难道这么些天,真的一点感情都没有吗?喻文州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点可笑。

王杰希和他?
那天联盟群里方明华发错消息,结果间接秀了恩爱,群里有的没的搭着话起着哄。
后来叶修开玩笑的说随便搭伙跨个年吧?
结果居然真的有人开始就说搭伙吧,到时候跨年聚会组队JJC走起?
喻文州随手问了楼上王杰希,要不搭个伙?
回答是好啊。
后来两个人很迷的,确实是进行了情侣的相处模式,飞了大半个中国去给那边的人一个圣诞惊喜大概是自己做过最疯狂的事。
要不就这样在一起吧?喻文州有这么想过。
王杰希对于战术研究没有自己深入,所以聊天的时候一般是自己在说,王杰希在听,然后偶尔会给一点建议。
或者是,自己讲累了王杰希会让自己去泡杯茶。
自己偷跑到B市见到面的时候,虽然是把王杰希吓了一跳,但是眼前的人很快的收拾好了一切,安排了后面所有的事。
嗯,要说特别让喻文州有要不以后就这样下去的想法,大概是因为那天王杰希送自己上飞机,临走前王杰希帮自己围了围巾,然后吻了自己的额头,181的大男人突然做出这种事,挺意外的。

但是现在……

【喻王喻】魔术师的道歉

#喻王喻#
#梗均来自和专喻的日常#
#有毒慎入ooooooooc#

自打征战苏黎世回来,选手群里就一直热热闹闹的,天天都有说不完的事,论不完的战术。快节奏的聊天,蓝雨队长在掺和几次之后就放弃了,手速慢何必自讨没趣?
不过喻文州的回复速度大家倒是习惯了,但最近叶修发现,怎么王杰希回复也越来越慢了?合着这两人双双出柜,宣布在一起以后,喻文州把手速传给了王杰希?

事实当然不可能是这样,王杰希有说不出的苦,事情很长,而且不能长话短说。

大概得从怎么在一起说起?

自从苏黎世国际赛,王杰希被分到和喻文州一个房间,住久了王杰希就觉得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好像不太对了?这位国家队的队长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会让自己不由自主的关注他。而且这人温雅的外表下,设计的战术都是一等一阴险,必击要害。实在是,有点令人深陷以后,难以自拔?

且不管喻文州到底是个什么人,王杰希在国家队庆宴上喝醉了被喻文州带回宾馆时表白了这事儿总错不了,被喻文州发现自己笔记本上写满了“ 喻文州 ”,王杰希就索性豁出去了,借着酒精上脑就直接说了起来,
“很羡慕蓝雨正副队长的感情那么好,剑和诅咒的搭配?不知道喻队,对魔术师感不感兴趣?感觉自己像被诅咒的魔术师,嗯……被喻队用诅咒之剑射中了。不知喻队愿不愿意用六星光牢再将星辰大海套牢,想将万众星辰都赋予你,微草的未来有英杰肩负,那么喻队的未来,可否交于我?”

现在回想起来,王杰希真的觉得当天话耻得不得了,然而这些话却是真的把喻文州追到手了。

两人在一起之后,前期都是不温不火,话题除了战队就是荣耀或者战术?基本上战术王杰希没有喻文州擅长,喻文州说他就听着,等到他累了,两个人牵着去吃点东西,仅此而已。

大概是接触久了,本性暴露?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和他想象的越来越不一样了。有种自己当初看走眼的感觉。
现在的喻文州没事会和他撒娇,会有一茬没一茬的撩他几句,在办公室里会突然要点特殊奖励,基本上是点了火也不负责熄。

然而喻文州最近开始又有了新习惯?两人聊天,要是自己错了什么字,喻文州就立刻截图下来,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用。但就这样,王杰希觉得有点不自在?结果导致现在,说点什么都要看一遍保证没错字了再发出去,速度大概就这样慢下来了。

“大概就是这样了。”王杰希把话和来问情况的叶修说完了。
“你真以为他截图没用?”
“?”
“得,合着你没去过他空间?”
王杰希被叶修问的一头雾水,随手打开了喻文州空间,“怎么了吗?”王杰希发了截图过去,实在看不出来喻文州空间怎么了。
“看来,说说都是有权限的。”
“什么?”
“我说大眼儿,哥是真心疼你啊。”叶修立马把喻文州挂王杰希的几条动态发了过去,“文州可是天天都更新相册。”
“他……”王杰希看到叶修发来的图彻底崩溃了。
“感情文州这是小脾气啊?你说着什么戳着他了?”
“应该,没有?”王杰希回想了一下,去翻了记录,“这个算吗?”
叶修点开王杰希的记录一下就笑了,“大眼你行啊。哟,你还说文州手残啊。哟,‘怎么?嫌我手速慢护着我太累赘交给别人来?’文州这话真酸!”
“他这是生气?”
“这不是生气,这是什么?”叶修拉着旁边的苏沐橙过来,“来,沐橙说了,姑娘要是这样被说都生气,何况文州心思可比姑娘细。”
“……”
“把这周你们中草堂爆boss的稀有材料都给我呗,我告诉你怎么办。”
“……好,我回头联系一下。”
“得,真爽快。没什么,你去认个错吧。”
“你……”
“真不坑你,哥一直做买卖有信誉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先给你验个货?你成了再回来。”

王杰希犹豫了一会,
然后点开了喻文州的对话框。

“从来没觉得喻队的手很残,也没觉得你是累赘想交给别人,或者说黄少天……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希望这个累赘能一直我来背着,倒希望能一直在场上护着你的人是我,大概是魔术师的承诺。如喻队所说,我是个眼残,相貌确实长得不太好,能被喻队注意到,说实话很庆幸。没认识到自身的问题,还说话取笑了最爱的人,喻队挂了我这几天,不知道解气了吗?所以,可以原谅我了吗?”

【喻黄】请柬

#喻黄喻#

#文笔渣渣#

#微博上段子duang出来的灵感。#

#HE?BE?因人而异的理解。#

#520贺文?#

Chapter 1

“黄少天?”

“......不是少天,是我 ”

说实话,叶修也不相信会是黄少天,毕竟黄少天一个剑客不可能把术士操纵的这么熟练,问出这句话只是因为刚刚BOSS又落入了蓝溪阁手里,索克萨尔在这个夏天,以着快速度的打法频频出现在了网游里。叶修一度怀疑索克萨尔是黄少天在操纵也不是没有理由,毕竟以喻文州的水平,是打不出这么快节奏的。

“文州啊,我说你刚刚手速都快300了吧?”

“大概吧。” 

“怎么?蓝雨最新制定了治疗队长手残计划?”

“......”

“效率不错啊,你这么残的手都能提高的这么快了啊。”

“......”

“这是新赛季想杀个出其不意啊?”

“呵呵,秘密。”

Chapter 2

君莫笑:真安静啊,放长假了都去休息了?看来下个赛季比赛,冠军是我们兴欣没跑了啊。

距离国家队比完赛回来已经大半个月了,联盟通知将下个赛季比赛时间推迟,这个夏天给国家队的每个人好好休息一下,这么些年了难得如此。

每个战队等着比赛归来的人一起庆祝,据说有的组队去游山玩水,有的集体下网游玩,都开始了少有的真正的休假。

要不是苏沐橙说群里看不到黄少天找你PK真不习惯,叶修也不会知道这联盟群的最后一条消息已是出征苏黎世那时候了,是挺久没相互联系了。

王不留行:冠军?我们微草可不答应。

君莫笑:哟大眼儿,不答应?你拦的住哥么。

王不留行:你都退役了,兴欣战队没有你了吧。

一叶之秋:就算微草答应,轮回也不答应!

大漠孤烟:我们霸图...

就这么一句,大批人冒出来了。

君莫笑:答不答应下赛季见啊,哥就是退役了做做后台指点,照样完爆你们。

一瞬间各种嘴炮讽刺叶修结果被反讽的应有尽有,所有战队一下子就出现了。

除了,蓝雨的人。

也不知道是谁说的了,黄少挺多天没出来刷屏了,大家才都说起了蓝雨。

百花缭乱:不会整个战队去国外度假的就是蓝雨吧。

君莫笑:呵,你们别瞎说,昨儿个我可还碰到喻文州了,手速有点惊人啊。

索克萨尔:来晚了,这些天有些事忙。关于前面兴欣拿冠的事,我们蓝雨也不会答应的。

君莫笑:忙着在我们这些老年人休息的时候加把劲儿的努力,心真脏......黄少天呢?这些阵子可没看见他,你把他弄丢了?

索克萨尔:少天他...有些私人的事忙。

君莫笑:哟,还私人的事儿?

索克萨尔:可能过一阵子会有好消息告诉大家吧,先下了。

Chapter 3

这天叶修为了兴欣的一些事情代替苏沐橙去G市谈投资。正好路过蓝雨俱乐部,想都没想的就打电话让喻文州开门带他从后门进去了。

“你怎么来了?” 显然喻文州对于楼下真的看到了叶修表示意外,接了电话的时候他还以为叶修开玩笑。

“路过而已,听黄少天原来说过蓝雨伙食不错,怎么不欢迎给哥蹭一顿?”

“放假,俱乐部没有什么人了。”

“那你怎么在。”

“......”

“先坐一下,我去收拾收拾,来都来了一会出去吃吧。”

“不急,来把荣耀?给哥看看你那手速有没有水份。”

“我去拿账号卡。”

其实从那次碰到叶修之后,喻文州就没有再上过荣耀了。

是,他真的很忙。这个夏天的假期他送着队员们放假回家,到最后只剩他和黄少天两个人。

“队长队长队长队长!我也要请假回家!我妈电话都给我打爆了要我回去给那些个亲戚看看他世界冠军的儿子,还说要给我介绍对象了,哎哟烦死了烦死了,你说我这么帅要是真被人小姑娘喜欢上了怎么办啊,我不想谈什么恋爱啊。而且啊回家又不能玩儿荣耀了,我家那机子从我来战队就没有换过,这怎么办啊。我一个假期不碰我会不会手生啊,我要回来啊!还有啊我一个假期不见到你我想你啊队长,队长你回家吗你回家吗,我万一提前回战队的时候看到这里没人啊,那我一个人好孤单啊......”

“少天,战队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我就在这等你回来。” 喻文州停下收拾的手,像往常一样冲黄少天笑着说,

“诶,好!”

然后黄少天一脸放心的就走了。

后来的某一天下午喻文州接到了黄少天的电话 “ 队长,有些事情我觉得我要和你说。” 喻文州从没听过黄少天那么平静的声音,听的他有点恍惚。

“少天怎么了?”

“队长...”

那天的电话打了有两个多小时,打的喻文州手机发烫。喻文州挂了电话之后静静的坐在训练室里黄少天经常坐的那个位置。他不记得自己从黄少天的话里花了多久才回过神来,印象中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后来,喻文州起身将整个蓝雨走了一圈,细细看着这里的每一个地方,脑海中是各种各样的回忆...有关于黄少天的回忆,蓝雨各个角落都有黄少天的影子。

喻文州不知道自己拿账号卡到底花了多久,但推门迎面而来的是满训练室的烟。

“这里禁烟的。”

“去了那么久,总要找点事做,放假没人就这一支。快快快,上游戏上游戏。”

“......”

问了房间号之后喻文州就操纵着索克萨尔去了,输完密码就开打了。地图擂台场,迎面就打。双方都没有太认真,喻文州知道叶修不是真的想和自己PK ,叶修也知道喻文州的手速没有水份。

君莫笑:突然手速提高有两种情况,一是高强度的训练。你在蓝雨这么多年要是真能训练起来,早就有所提升了。

索克萨尔:嗯...

君莫笑:二是短期性的,因为压力或者意外,总之是外力而导致的人体处于高度兴奋或者紧张状态,人体各项都有提高,反应力灵敏度手速什么的也会。你是这种情况吧?

索克萨尔:嗯。

“而你的不安,因为这个?” 声音是从游戏外传出来的,叶修的手上多了一张东西。

【荣耀】

屏幕上闪现出了两个字,结果是索克萨尔胜。叶修早就不在乎PK了,他刚刚在喻文州抽屉里发现了一张眼熟的东西。

喻文州看着叶修手上的东西笑着说,“ 是啊,因为它。我难道不应该紧张么?”

“这是那个惊喜?”

“大概吧”

“所以你这两天一直在帮黄少天收拾东西?”

“毕竟要订婚,以后就不住在战队了。他回来直接拿好东西,也方便一些。”

叶修低头看了看手上的请帖,这张请帖他认得,因为前两天兴欣网吧收到的署名黄少天的快递里就是这个。不同的只是,这张是空白的,没有喻文州写的好看的黄少天的名字。

———————————————————————

“文州,请帖能麻烦你写吗!我的字好丑啊,拿出去会被笑话死的!写好就寄出去吧。啊对,记得留一份。”